Gogoro不收权利金明明就大利多,光阳却还要死撑烂打?

收藏:698

Gogoro不收权利金明明就大利多,光阳却还要死撑烂打?

相信 2018 年 1 月 31 号在未来,是个蛮值得在台湾产业史记上一笔的日子,因为机车业在这天有了重大转折:睿能决定开放自己的电池与换电系统,免收权利金让其他台湾机车厂使用。

这也等于是睿能为最近经济部广设充电站的风波,间接释放两个讯息:一方面 Gogoro 对政府与其他车厂展现十足诚意,诚意到连权利金都不用了;但另一方面也展现高度自信,有股最终没被採纳公规也不怕,就等挑战者来肉搏技术与产品的用意在。

这不禁让人联想起 2014 年特斯拉也做过类似举动:创办人 Elon Musk 当时一口气把成千上百项笔专利全数公开,只要使用者立意良善,特斯拉就不会提告。Elon Musk 是这幺说的:「理由很简单,因为特斯拉成立目标是为了促进永续运输。」

而且 Elon Musk 面对的不是一两个竞争对手,而是整个产业。 立委许毓仁曾分析 ,这就是新进者最强的一招,用一种颠覆式的创新,藉由游戏规则的改写,希望对产业造成冲击。有没有效?当然有, 国际汽车业氛围 真的被特斯拉为之一变,纷纷把手上专利一一开源释放出来,像 TOYOTA 就在隔年无偿释放 5,680 项燃料电池专利,福特也把手上上千项电动车专利对外界有偿开放。

Gogoro 看起来是深知这些车厂从科技业学来的固中奥妙:成功革命家不一定要所有武器通通在他手上,但却能鼓动大多数人一起朝着共同目标前进。在技术改朝换代,新旧交界之际,资本、军火多不一定赢,但最终能打造出生态系的才会是赢家。

你或许会反问:说得好听,那 Gogoro 乾脆把全部专利都开放啊?但这要就回去分析陆学森讲的另一句话:「不要台湾打台湾,要就台湾组国家队一起出去打。」怎幺解读?毕竟睿能还是一间商业公司,纵使有着最终完成世界级智慧电网的理想,但现在萌芽阶段还是需要足够的商业壁垒维持利润让自己活下去;为了更有力踏出国际达成阶段性目标,希望能跟台湾车厂一起走出去;反过来看,Gogoro 也需要台湾车厂抬轿,来印证它真的具有扭转成熟市场的能力,进而对国外市场形成更大的说服力。

那你或许还会问:这样台湾车厂命脉不都掌握在 Gogoro 手上了吗?但反过来想,之前吃油不就是得看中油或台塑的脸色吗?乘着各国 2030 至 2040 明定废止燃油车的世界趋势,专心开发新车款,一方面从产品切上 Gogoro 的空缺,另一方面一起进军世界,不就是下一波最大机会?怎幺就不趁快设计充满运动风格的仿赛或街跑档车款抢市呢?甚至联合起来开发动力更强的重型车款也不是不可能。现在很可能就是个电动化动作越快,获得红利越多的时机点啊!

但科技迭代换新必然伴随阵痛。对台湾机车工业而言,问题癥结其实在庞大的生产、维修产业链如何面对电动化转型、生存。从末端机车行来看,贩售新车利润并不高,主要是靠保养维修,但问题来了:永磁同步马达比燃油引擎的构造单纯、零件数量也少很多,意味着除了外观、耗材以外,保养维修的市场需求就会下降不少;若把不少燃油引擎中下游的零组件厂商算进去,影响层面就更为可观。

从这点来看,光阳喊出第 2 套换电公版电池方案很可能喊假的,就算喊真的,也没那幺容易;毕竟在他们背后还有一整条产业链的利益结构。其实光阳不是没有过机会,2014 年新一期「经济部发展电动机车产业补助实施要点」就给过最好的机会、最大块的饼,但却没能把握机会準备转型,完全符合哈佛大学 Clayton Christensen 所提出《创新者两难》中,既有厂商遇到破坏性创新所面临的窘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