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猡纪,失落的世界(一):这是不折不扣的黑心商品

收藏:260

猪猡纪,失落的世界(一):这是不折不扣的黑心商品

来自马来西亚,现居风城。兴趣广泛的生物学家,研究工作之余,嗜好读读书、看看戏、写写作、骑骑车、踏踏青、逗逗猫。

六月中《侏罗纪世界》(Jurassic World)上映时,我脸书动态上充满《侏罗纪世界》文,不过我还是坚持不花自己的钱去电影院看,因为这部违背廿年来所有恐龙研究进展的电影,是不折不扣的黑心商品,跟卖地沟油没有两样。

有人说,不就是娱乐而已吗?此言差矣,当初麦可‧克莱顿(Michael Crichton,1942-2008)创作《侏罗纪公园》(Jurassic Park)和《失落的世界》(The Lost World)时,这位有哈佛人类学学士、哈佛医学院医学博士、沙克生物研究院博士后等严谨科学训练的作家,用了当时最尖端的科学理论,其中一些在当时科学界所知的人甚至有限,例如有许多科学家都是从《侏罗纪公园》片中听说「混沌理论」(Chaos theory)的呢!于是很多科学家被小说的扎实科学给震撼了,在学术界激发了许许多多热烈讨论和后续研究。

当初我选择念生命科学,有朋友问我是否因为迷上当时最红的桃莉羊(Dolly,1996-2003)?我回答案「不是」,是因为看了科幻电影《侏罗纪公园》的原着小说,对分子生物学和遗传工程非常着迷。过了廿几年,我都拿到遗传学博士了,看到《侏罗纪世界》这幺胡搞,怎幺叫人不大失所望呢?这篇文章,我就是要试图从多方面探讨《侏罗纪世界》的诸多缺失!

上个世纪末的《侏罗纪公园》让麦可‧克莱顿红到如日中天,引起学术界许多认真的讨论,是科技惊悚小说的高峰。

到了廿一世纪,《侏罗纪世界》居然还多处不符这廿年来演化生物学家受到《侏罗纪公园》的启发而孜孜不倦的辛勤研究成果!这叫很多科学家大失所望,搞了廿年的新资料不用,还停留在八、九零年代,搞啥啊?编剧和导演的程度差麦可‧克莱顿好几光年了吧,他们只想用想像出来的巨大怪物冠以恐龙之名才捞钱而已吧?还是把观众当化石啊?

面对生物学家和恐龙迷排山倒海的指责,导演只是很不负责任的回说他们不是在拍纪录片,那幺为何不改拍真正的怪兽电影呢?这部《侏罗纪世界》不就是趁麦可‧克莱顿罹癌逝世后的低级抄袭作品了吗?

已故的麦可‧克莱顿是知名的畅销书作家,他是位奇才!他同时也是名影视编剧、製片人及导演,在美国已经连续播出十余年的影集《急诊室的春天》(ER)就出自他的手笔。他从哈佛大学毕业后,想去欧洲游学,盘缠不够了,他便想写些小说赚点钱,甚至不好意思用真名。

他在唸哈佛医学院时以笔名 John Lange 或 Jeffery Hudson 开始撰写小说,他的两个笔名,都在暗示他的身高。据他自己所述,1997 年时他大约有 206 公分。Lange 这个字在德文、丹麦语跟荷兰语里,都有「身材高大」的意思,而杰弗瑞‧哈德逊爵士(Jeffrey Hudson,1619-1682)则是十七世纪有名的侏儒,是英格兰亨莉雅妲‧玛利亚(Henrietta Maria ,1609-1669)王后的廷臣。

没想到随便写着玩玩,竟意外地让他在 1969 年以《死亡手术室》(A Case of Need)获得的爱伦坡最佳小说奖(Edgar Allan Poe Awards)!他作品中大量的引用医学和科技新知,充份反应出他的医学训练与科学背景。从此他一写不可收拾,一举成为高科技惊悚小说(Techno-Triller)之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