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Maps藉社群之手揭开封闭国度北韩,这场公关胜利背后的隐忧

收藏:514

Google Maps藉社群之手揭开封闭国度北韩,这场公关胜利背后的隐忧

Google 的执行董事 Eric Schmidt 才在 2013 年 1 月上旬访问北韩,如今 1 月下旬则由 Google 公布更新北韩部分的地图资料。原先饱受批评的旅程,演变成网路公司照亮黑幕中的国家,顿时变成大打公关的好时机,也让人好奇 Schmidt 与北韩高层之间究竟谈了什幺。一般媒体少有人探讨背后未被提及的问题,Google 是商业公司,即使有 Don’t be evil 的口号,仍是以商业利益优先。隐藏在法律文件的文句,这当中的影响可大了。

Google藉社群之手揭露北韩神祕面纱

Google 经纬部落格日前宣布由社群贡献的北韩首都地理图资,已经融入Google Maps 里。原先的 Google Maps 上只有地名标籤,更新后平壤的地图已经有市内道路,比先前只有城市名字,空空的一片区域多了不少资料。

Google Maps藉社群之手揭开封闭国度北韩,这场公关胜利背后的隐忧

Google Maps藉社群之手揭开封闭国度北韩,这场公关胜利背后的隐忧

左图是更新前的平壤地区地图,右边是更新后。图片来源:Google

Google Maps 公布北韩首都平壤的地图,地图图资来自社群力量驱动的 Google Map Maker,由社群依空照图描绘山川道路。前阵子 Schmidt 访问北韩,引发不少争议,观察家都在猜测到底 Eric Schmidt 去北韩做什幺。Schmidt 访问后不久,Google 就推出平壤的地图,时间点很奈人寻味。也许 Schmidt 是当信差传话,或者单纯考察。

Google Map Maker 在 2008 年 6 月推出,是 Google 为了某些地区无法取得图资的解决方案,透过在地人群众外包 (crowd-sourcing) 的方式填补无法取得地区的图资,贡献者提交的图资审核过之后,就会更新到 Google Maps 上。

北韩集中营Google卫星图全都露

这不是第一次北韩因 Google Maps 而上新闻的事件。Google Earth 简单的操作介面,手中的高解析度空照图,方便一般人千里之外看清远处的地理风貌。商用卫星拍摄的卫星图,扮演资讯揭露的重要角色。North Korean Economy Watch 部落格也在 2013/1/18 公布新找出来的集中营。国际人权组织声称北韩一直有增加新的集中营,而北韩一直否认此事。由于北韩的集中营设施建筑型式固定,能够从空照图辨识出来,国际人权组织比对不同时间点的卫星图,从 2003 年的图,到最新 2011 年 9 月的卫星图,从中找出新的集中营,或者发现现有的集中营增加设施扩大规模。

Google Maps藉社群之手揭开封闭国度北韩,这场公关胜利背后的隐忧

Google此次更新地图,也让两处集中营显示在地图上,图中灰色处是其中一个集中营

争议的世界银行合作案

2012 年年初 Google 与世界银行 (World Bank) 签约合作,但惹来不少批评。合约内容并没公开,从揭露的讯息来看,Google 会透过世界银行,提供世界各国政府、联合国旗下组织能够取得 Google Map Maker 的原始地理图资,管理基础建设,预先对有需求地区投入资源,因应可能的灾难状况。平时以crowd-sourcing方式累积资料,未来地方有灾难时,能够快速将当地情况透过 Google Map Maker 让外界知悉。

听起来很美好,问题出在 Google Map Maker 的使用者条款。依据使用者条款,贡献的资料属于 Google 所有,进去就出不来。对于致力推动 Open Data 的世界银行来说,选择与 Google 合作,採用封闭模式,无疑是自打嘴巴。Google Map Maker 因此提高使用量,排挤开放源码的防灾平台像是 Ushahidi,而世界银行曾使用 Ushahidi 平台。有人批评 Google 说要培力公民製图者,可是依据使用者条款,对于贡献资料的在地人,却只是单纯付出,沦为免钱的图资收集劳力,被利用取得难到手的图资,顶多给热心贡献者加上虚拟世界的 badge。

世界银行面对批评最终出面回应。世银表示与 Google 的协议让世银机关以及与世银合作的政府能在灾难时取得 Google Map Maker 的资料,依据这些资料能够做好灾难应变。世银强调并不是要背弃世银开放资料的政策,合作案并不包括公民製图,当然就没有 Google Map Maker 贡献资料给 Google。有人评论这是 OpenStreetMap 的时刻,OpenStreetMap 才能做到世银所说的,公民贡献的地图资料,能让公民能够自由的接触、使用、以及再利用。

不大有名的维基式地图OpenStreetMap的努力

其实另一个地图网站 OpenStreetMap 上平壤地区的地图更详尽。OpenStreetMap 是採用类似维基百科方式製作的线上地图,与 Google Maps 由图资商取得图资的运作方式不同。OpenStreetMap 採用开放授权的 ODbL(Open Database License),授权方式允许多样的应用方式,甚至也能拿来商业使用。

在显示上及再利用 (reuse) 上,同样都是拖曳式线上地图,但在 Google Maps 上你只能看到 Google 处理后终端的画面,而 OpenStreetMap 的图资资料,则可以随使用目的不同,经过处理呈现不同主题的地图。不过 Google Maps 的强项-地方资讯像是商店、美食与旅馆资讯,这方面 OpenStreetMap 上的这类资料多寡,则视该地区贡献者的活跃度而定,因此在许多地方这类资讯是不能和 Google Maps 匹敌的。由于是维基方式运作,针对 OpenStreetMap 上图资错误或者遗漏处,甚至能动手修改,这在 Google Maps 上可是做不到的事。

回到北韩地图,大概是不少南韩人仍有亲人居住北韩,或者家乡在北韩,Google Map Maker 的贡献者几乎都是南韩人,而 OpenStreetMap 图资绝大部分是韩鲜半岛以外的人贡献。

Google Maps藉社群之手揭开封闭国度北韩,这场公关胜利背后的隐忧

平壤地区的地图比较:左边是 OpenStreetMap 右边是 Google Maps,OpenStreetMap 比 Google Maps 有更多细节

除了前述差异外,在法律上,怎幺处理贡献者的资料,两者使用者条款也有差异。OpenStreetMap 基金会 Mikel Maron 曾撰文指出 OpenStreetMap 与 Google Map Maker 的不同,其中最主要的差别在商业化与再利用这两点:

想要再利用透过 Google Map Maker 贡献的图资,除非你与 Google 谈和付授权费才行,即使这条道路是你画的也一样。

Google揭露独裁政权的地理风貌,却树立数位保护墙

封闭的北韩因公民製图者而曝露在 Google Maps 上,由于 Google Maps 是热门网站,北韩人权纪录不佳,搭配 Schmidt 前阵子前往访问的事,在 Google Maps 上找到北韩集中营位置可是新鲜事,马上佔满新闻版面。但背后由贡献者默默新增的图资却是锁进商业公司的保护网里。

Google 手上有好用工具但是贡献的图资变成 Google 拥有,资料只进不出,贡献者拿不到原始图资。而 OpenStreetMap 目前的编辑器不好上手,但是图资的授权属于开放授权。欧美地区 OpenStreetMap 图资成熟,已经有商业公司发展出商业模式,比方说导航服务。

我们可以因为新科技、新工具将原先黑暗中的事物带入光明,却忽略使用者条款的内容,而将自己努力成果拱手让人,被隔绝在商业公司筑起的高墙外,只能在墙外看到自己贡献的成果。对于自由民主的国家来说,坐政治黑牢对我们太遥远了,但网路世界的数位高墙却很容易遇到。各家新闻媒体热烈的报导之外,隐藏在背后的规距、以及随着而来的算计,身为网路世代的一份子,我们必须了解且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