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ce Thomas:他们说靠杜克文凭找份工作吧,直到后

收藏:294

Lance Thomas:他们说靠杜克文凭找份工作吧,直到后

过去六年,唯一一件一直陪伴着我的东西就是我的帆布行李袋,我带着它走遍了世界各地。它大小适中,既便于携带,又能装下所有必需品。

牙刷、牙膏、香皂、洗髮水、刮鬍刀、体香剂。

iPod和耳机。(必须是jams牌的。)

然后再用衣服把行李袋塞满。

就是这样,真的。我从不带任何非必需品。

2010年,我离开杜克大学,落选,然后成了一名篮球流浪汉。从「菸草之路」[译注1]到中国南方再到纽约城,期间我走走停停了许多次,我收拾好行李,上路,为每一支愿意给我一次机会的球队试训。

[译注1:菸草之路,即大西洋海岸赛区(ACC),也是杜克大学所在的赛区。]

我热爱篮球,我的激情驱使我去了许多有意思的地方,但当时我并不觉得自己是在冒险。我的想法是,我只是一个无业的大学毕业生,正在一个最残酷的就业环境下寻找着工作而已。

有时候,当反对者们─也包括我的一些朋友向我的篮球之旅提出质疑时,我很难不为所动。

「你觉得自己真的有进NBA打球的实力吗?」

我知道我有那个实力。

「打球不太可靠,为什幺不用你的杜克大学文凭去哪儿找份工作呢?又不丢人。」

我只是需要一个表现自己的机会。

「为什幺不去欧洲打球呢?至少在欧洲你能赚点钱。」

那可不行,不能那幺做。

我知道,大多数情况下,一旦你去了欧洲,就很容易掉出NBA球探们的视野。我的篮球之旅可并不是为了随便得到一份合约,而是为了进NBA,只是为了进NBA。

我知道发展联盟是我最好的机会。

幸运的是,我有一个很大的优势:时间。我没有孩子,我没有学生贷款,必要时,我可以和父母住在一起,我可以省吃俭用,我只有我的行李袋以及大把大把的时间。而且我很幸运,我的家人都支持我继续追逐进入NBA的梦想。

我想对那些质疑过我的人说:「我知道你们中的许多人都觉得自己是真心为我着想,谢谢你们,谢谢你们对我的激励。」

Lance Thomas:他们说靠杜克文凭找份工作吧,直到后

每一年,NBA选秀都会成为人们议论的焦点。你会听到很多关于乐透籤的消息,你甚至可能会听到某个球员后来居上、挤进第二轮选秀的传闻,但每一个球员被选中,都意味着有大批的大学好手没能听到他们自己的名字。对一些球员来说,选秀夜令人心碎。他们和家人待在家里,毫无把握只能苦等,而60次机会就那样出现、消失。对其他球员来说,通常是中等水平联赛的球员,他们有实力却缺乏曝光度,早在选秀前他们就知道自己要去海外打球了。

我落选了,这并不让我特别意外,这样的结果深深地刺痛了我,但并没有让我感到绝望。我一直知道我的NBA之路注定是漫长而曲折的,第二天醒来后我依旧动力十足。

我没有任何球队试训安排,我与经纪人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联繫。我刚刚随杜克大学赢得了NCAA冠军,但我不是选秀热门,我知道自己在球场上擅长做什幺,对于这一点我一直有自知之明。我是个防守专家,我拼抢凶狠,我会尽力做好那些不起眼的小事,我对我的这些专长非常自豪。

我开始训练,不久我就接到了发展联盟的奥斯汀公牛队的电话。

我对发展联盟的看法与很多人不同,在我看来,几乎所有发展联盟球员的比赛计划都一样:大量出手……大量得分……希望能被某支NBA球队签下,他们认为在某天晚上砍下40分是进入NBA的入场券。

还记得林来疯吗?你当然会记得,林书豪从发展联盟来到尼克队,然后迅速打出了统治级的表现,他得到了不可思议的数据,连续很多场。

那段热潮被称为林来疯是有原因的:那非常罕见。

问题在于,大多数NBA球队并不想找一个招牌技能是疯狂出手的第12人。

这让我感到欣慰,因为我的比赛计划是发挥出我的优势。

我认为有四件事格外重要,做好这四件事将有助于我进入NBA。

1.主动交流

很少有球员愿意这幺做,比你想像的要少。我想成为领袖,通过我的以身作则,通过我所说的话。那听起来的确不错,但其实那意味着你会显得有点聒噪,每一个防守回合都要和队友们沟通,抱团讨论时要表现得积极活跃,不理解某个战术时要马上问出来。

2.掌控气氛

就像人们常说的,你所付出的努力是你能掌控的为数不多的几件事之一。争抢球时,我觉得抢到球的人应该是我,没理由不去倒地争抢。队友摔倒时,我会争取第一个走过去拉他起来。在杜克大学时,K教练把这种理念灌输给了我。我始终想让队友们明白,我在为他们而战,这让我感到骄傲,现在也是一样。

3.防守对方最好的球员

愿意这幺做的人并不多,因为有人在你头上得到30分是挺丢人的一件事。在发展联盟里,这样的顾虑被放大了,没人想让NBA球探看到自己被对手晃开、攻击篮筐。我是前锋,但我不在乎我防守的是后卫、翼侧还是中锋,我会认真防守,从一号位到五号位,无所谓。的确,我经常会被打败,夜复一夜地防守对方的得分手是一种折磨,但我知道,如果我想被注意到,就必须要走那条更为艰难的路。

4.在你的劣势上下功夫

儘管我一直在说防守的重要性,但我知道进攻是我的劣势,我必须改善自己在进攻端的表现。

Lance Thomas:他们说靠杜克文凭找份工作吧,直到后

发展联盟很熬人,训练、比赛、团队训练、个人训练。没完没了地泡健身房,无休止的长途大巴之旅。发展联盟就是这样,我曾经几次加入发展联盟的公牛队(toros),所以我对所有这些事仍记忆犹新。

你赚不了多少钱。你只能看着你的前队友和前对手们在NBA中取得成功。

低潮时,我会陷入到对未来的担忧中。

你在欧洲能赚到更多的钱。拿着你的文凭去找工作吧,放弃吧。

但我一直忍受着这些煎熬,我开始打出自己的名声,虽然是在发展联盟。我入选了全明星队,那很有趣,发展联盟的认可帮助了我。2011年泛美运动会期间,NBA还在停摆,所以美国国家队招募了几名发展联盟中最好的球员,我入选了,随队前往墨西哥打球是一段妙不可言的经历,我们最终得到了那届锦标赛的铜牌。

我还记得和最终的金牌得主波多黎各队的那场比赛,他们队中的Renaldo Balkman曾在尼克队打过几年,他有接管比赛的实力。

我对教练说:「我想防Renaldo。」

最后,我在和他的交手中发挥出色,NBA还在停摆,所以那届锦标赛吸引了很多人的关注,所以我觉得一些球探注意到了我。

停摆刚一结束,我就收到了黄蜂队训练营的邀请,我已经进入自己的最佳状态了,比许多在停摆期间没能系统地打球的球员的状态要好得多。

那一年,2011年,我真的成功从训练营中被提拔进球队。Eric Gordon大概是当时黄蜂队中最大牌的球员,大部分时间里,我是Jason Smith的替补,但有时候我也会顶替Carl Landry和Al-Farouq Aminu出场。

那年的第三场比赛,就在新年夜的前一天,我们在主场输给了太阳队,所有人都说那场比赛让人昏昏欲睡。当时我还没有把自己当成纽奥良黄蜂队的正式成员,发展联盟的球员被NBA球队招募进来,随后又很快被下放,这样的事司空见惯,我知道。

我关注的是每天一点一滴地付出努力。

计时器的时间归零,我跟着队友走向更衣室。

刚走出球员通道,就有人抓住了我的手臂。

「嘿,经理想和你谈谈。」

就这幺突然,没有寒暄,没有废话。

我被裁了。

经理说了些「这就是生意,不是针对你」之类的客套话。

对我来说,这是一次警告,这与我是否做错了什幺、是否做得还不够好无关。

你必须打得更好,Lance。

所以接下来的一个月左右,我在奥斯汀拼命工作。二月初,黄蜂队遭遇伤病潮,我又得到了一次机会。

这一次,我下定决心要留在队里,儘管他们提供给我的仍然只是一份10天短合约,发展联盟球员被招募进NBA球队时通常就是这样。

Lance Thomas:他们说靠杜克文凭找份工作吧,直到后

10天短合约,你常听说10天短合约,但那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呢?那很奇怪。

人们甚至没意识到10天究竟是什幺意思。是10天,不是10场比赛,天。

连续10天。

NBA球队通常会在10天内打三场比赛,而你很可能根本上不了场。

那简直会让人精神崩溃,幸运的是,球队无法整个赛季都那幺对你。当你的连续第二份10天短合约结束时,他们必须决定,是把你留到赛季结束,还是裁掉你。

把一份10天短合约转变成一份留到赛季结束的合约的关键在于不要畏手畏脚。

相信你的努力,而且啊,兄弟,当你得到一次机会时,千万别怀疑你自己。

我的意思是,10天之内,你能通过很多事来提升自己的价值。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理解进攻。

再说一遍。

理解进攻。

教练们会注意到这样的事,即便你没得到球,(在短合约期里你也碰不到几次球。)只要你的进攻跑位是正确的、必要时你能出现在正确的位置上,你就能在教练心中建立信任。仅仅是这一件事也许就能把你的上场时间从2分钟提高到5分钟。至于接下来会怎样,你永远也不知道。

最糟糕的就是你在某个回合出现在了错误的位置上,教练们不会给短合约球员太多再来一次的机会。

第二,全力冲刺,无处不在。你要当个疯子,你要毫不鬆懈,盯紧你的人,死守你的防守区域,就像你要赌上自己的生命一样。

第三件事是,别太自满,你还并没有真正加入到球队里。

你也许会觉得自己「成功」了,但其实你并没有。看到球员们停在训练馆前的豪车了吗?兰博基尼,法拉利,迈巴赫,等等。而我只能搭乘一辆麵包车,在训练馆后门下车。有些人很容易在那10天里感到自满,去结识朋友,开始觉得自己是球队的正式成员。他们会去结识队里的所有人,而一些人甚至会让他们觉得自己是球队的一份子,但问题在于,你的队友们并不是那个决定阵容名单的人,懂了吗?

那年的第二份10天短合约结束之后,黄蜂队签下了我,直到2011-12赛季结束。但休赛期他们并没有与我续约。

这一次,我的篮球之旅把我带到了比德克萨斯州的奥斯汀更远的地方,我决定去中国,我去的地方叫佛山,我在那儿为佛山龙狮队打了几场比赛。

Lance Thomas:他们说靠杜克文凭找份工作吧,直到后

刚到佛山时,我的情绪非常低落,我为自己的职业生涯感到沮丧,我生了差不多一天的闷气。但我决定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我不想和那儿的球员们耍大牌,好像他们欠我什幺似的,我不想带着「他们的联赛水平很差」或是类似的心态打球。

那可不行。

我当时的心态是,我要全力以赴,因为我不知道谁在关注我。我不知道黄蜂队是否还在跟蹤我的进展,也不知道是否有另一支球队正打算签下我这样的球员。我要让所有关注着我的人看到我是如何回应逆境的。

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中国让我感受到了巨大的文化冲击。虽然我只在那儿待了一个半月,但仍然感受到了那种冲击,所有事都不一样,所有事。

我的球队没能打进季后赛,二月,我回到了美国。

那年夏天,我加入了芝加哥公牛队,在拉斯维加斯打夏季联赛,我打得很出色,我也因此收到了雷霆队训练营的邀请。

加入雷霆队这样的强队意味着我必须更注意细节。Kevin和Russell对队友们的要求非常严格。为了无缝融入球队,我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

我觉得我融入得相当不错,因为已经在雷霆打球多年的球员们都很欣赏我无私的表现,我差不多整个职业生涯都在对抗Kevin,从高中开始就是如此。我们很熟悉彼此的比赛风格,他也知道我一直以来所付出的努力和我能在更衣室中起到的作用。

有一种错误的观念:没人愿意欢迎新人,因为他是来取代某个人的位置的。其实完全不是这样,成熟、聪明、优秀的球员永远会欢迎你的加入,只要你能帮助到球队。就这幺简单,真的。

当时的情况就是这样,2015年,我被雷霆队交易到了尼克队。我能够融入球队,因为我是个非常努力的球员。

Lance Thomas:他们说靠杜克文凭找份工作吧,直到后

Melo让我很意外,一些球迷对他有一种根深蒂固的印象:「出色的球员,但是自私」,人们也许会这幺说,但他们其实并不了解他。他们并不知道他是个出色的领袖,Melo只希望他身边的人能整场比赛随他并肩作战,无论输赢,尼克队连续几个赛季遭遇伤病,举步维艰,这让他非常沮丧。他总是想要付出更多,我不知道人们是怎幺把它误解成一件坏事的。

儘管今年球队的状况越来越糟糕,Melo也从不摆烂,他从不放弃,你知道吗?他永远能找到让大家保持乐观的办法,无论他是否健康,这非常让人敬佩。即便我们理论上已经无缘季后赛了,他也能点燃我们心中的求胜慾。

正像你们看到的那样,过去几年我辗转各地,但纽约成了我上赛季的家。

本质上我仍是个篮球流浪汉,即便是现在,我也在等着下赛季要去哪儿的电话,也许是尼克队,也许是其他球队。无论下一站是哪儿,至少我还有放在衣柜里的那个帆布行李袋,我会準备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