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对别人有感觉,就表示我不是真心爱我的另一半?

收藏:191

如果我对别人有感觉,就表示我不是真心爱我的另一半?

我们都被教导,一生一世、一对一的异性恋婚姻,是情感关係的唯一正解。我们总听人说,一对一是「正常」、「自然」的;如果我们的慾望不合乎这个束缚,就是道德有瑕疵,心理不正常,而且违反自然。

很多人本能地觉得这个景象不太对劲。但如果你根本不知道自己抱持某个观念,你怎幺可能把它挖出来检视呢?「一生一世一对一,是情感关係的唯一正解」,这个观念埋藏在我们的文化深处,因此几乎隐形了:我们根据这样的观念运转,而浑然不觉。这些观念一直在我们脚下,形成我们假设的基础、价值的基础,也是我们慾望、迷思与期望的基础。我们不曾注意到它,直到被它绊一跤。

这些观念哪来的?通常是为因应某种情况而起,只是那些情况已不复见。

传统婚姻观念源自农业文化,人们自耕自食,自织自衣,自製自用。大家庭才能完成巨量的工作,让每个人都有口饭吃。婚姻是一个工作关係。所谓「传统家庭价值」,讲的是这样的一个家庭:包括祖父母、叔婶与堂兄弟姊妹一起形成的组织,组织目标是求生存。今日美国仍然可见大家庭依着传统的方式运作着,通常是来自其他国家的新移民,或者是经济弱势的城乡人口,将传统家庭模式当作基本支持系统。

在工业革命以前,性控制对于资产阶级以外的社群来说,并不怎幺重要。工业革命开启了一个性否定的年代,可能的原因是中产阶级兴起,以及都市文化没有那幺大的空间可以容纳小孩。十八世纪末期,医生与牧师开始宣称自慰有害健康并且构成罪恶,这个最无辜的性慾出口,被他们说成危害社会:割包皮在这个时期变成通行的习俗,就是为了遏止自慰。性慾变成了一个可耻的秘密,即使对象是你自己。

但人性胜出。我们是好色的动物,一个文化愈是性压抑,那些隐密的性爱念头与行为,就愈夸张。这一点,任何维多利亚色情书刊的爱好者都可以作证。

当希特勒与纳粹正在德国兴起时,心理学家威廉.赖希(Wilhelm Reich)有一次向一群年轻的共产党员演讲,论道性压抑对威权政府来说非常必要。他认为,如果没有强制外加一个性否定的道德观,人民就不会受到羞耻的控制,而会相信自己的是非判断。他们不太可能违反自己的意愿大步参战,或者去参与死亡集中营的运作。

核心家庭包括了父母与子女,相较之下比大家庭孤立,这是二十世纪中产阶级留下的遗迹。孩子们不再到农场或家族企业里工作了,养小孩跟养宠物差不多。今日的婚姻已经不是生存所必须。现在我们结婚是为了追求舒适、安全、性爱、亲密感,以及情感的连结。离婚率提高,今日的宗教右派为之呼天抢地,但这现象只是反映出我们的经济现实:大多数人有能力离开一段不快乐的感情关係,没有人会因此饿死。但现代清教徒仍然要奋力鼓吹核心家庭与一对一婚姻,方法就是教我们,性爱是羞耻的。

我们认为现在这一套「应该」,跟其他很多套一样,都是文化製品,而不是自然法则。自然孕育着奇妙的丰富性,总是提供无尽的可能。我们希望能够活在一个这样的文化里:我们尊重浪女的决定,就像我们尊重一对伴侣欢庆五十週年。(而且,讲到这里,你怎幺知道这对伴侣真的一对一?)

我们正在崭新领域里,走着新的路。开放性爱关係没有既定的文化脚本,我们得自己来。要写自己的脚本很花力气,必须很诚实,这是会令人收穫丰富的苦功。你可能会发现适合自己的方式,并且在三年之后改变主意要过另外一种生活──没关係。脚本是你写的,选择是你做的,要改变主意也是你的事。

练习:我认识且敬爱的浪女

在你认识的人里面,把非一对一的那些人列出来,包括公众人物、电视、电影、书本里的角色等等。你觉得他们怎幺样?你学到什幺,正面或负面的?他们是否使你明白,你想成为一个什幺样的浪女、不想成为什幺样的浪女?

在你找到自己的道路以前,可能会因为不同流俗而遭逢刻薄的评断。不用说你也知道,这个世界大体而言并不以浪女为荣,对于喜欢性爱探索的我们,评价也不高。

你可能会发现,有些负面评价来自你自己的内心,你都不知道它们藏得那幺深。我们认为,那些念头证明主流文化如何积极鼓吹这些观念,而不能证明任何真实的个人真的是这样;不能证明你真的是这样。

就是说我们有太多性伴侣,太享受。我们也常常被说「人尽可夫」,真是气死人;我们一直都能分辨哪些人是我们的情人啊!

我们不相信什幺叫做「太多的性爱」,除非它指的是某些爽乐聚会里,性爱选择的多样性超出了我们的性能力。我们也不认为这种性道德跟适度、禁慾有什幺关係。金赛有一次将「花痴」定义为「一个做爱做得比你多的人」,而科学家如他,以统计资料佐证他的论点。

做爱做得少比做爱做得多更道德吗?我们不这幺认为。我们衡量一个好的浪女是否有品,不是依ㄊㄚ的伴侣数目多寡而定,而是看ㄊㄚ是否尊重爱护ㄊㄚ的情人们。

我们的文化也告诉我们,浪女是罪恶的、对别人不在乎、不道德、有毁灭力,总是在寻找下手偷窃的机会──从ㄊㄚ的情人身上窃取道德、钱和自尊。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种看法的基础是将性爱视为一种商品,一枚用以交换其他物品的硬币──天长地久,儿女成群,或一只婚戒──但如果这枚硬币交换的是其他的物品,则均属欺骗或背叛。

我们很少在浪女社群里看到耶洗别(Jezebel)或卡萨诺瓦(Casanova)[1]这一型的人,也许对小偷来说,偷那种可以自由取用的东西,太不过瘾了吧。我们并不担心伴侣会洗劫我们的性价值,伴侣是我们一同分享快感的人。

有些人的道德感是奠基于上帝、教会、父母或文化的认可。他们认为的「好」,就是遵守一个至高无上的力量所订下的律法。

我们认为,宗教对许多人甚有益处,例如信仰的安慰力量、社群提供的安全感等等。但是如果你认为上帝不喜欢性爱,那就等于认为上帝不喜欢妳。因为这样的信念,无数人为了他们自然的性慾与性活动,而背负巨大的羞耻。

我们认识一个勤于上教堂的女人,她是个基本教义派。我们比较喜欢她的想法:她说她五岁左右的时候,全家开车出去做一次长程旅行,她裹着一条温暖的毛毯,就在车后座发现了自慰的快感,因此她下了个结论:她的阴蒂就是上帝爱她的明证。

道德浪女所面对的挑战之一,就是我们的文化老是认为「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就一定是对的。我们鼓励你,面对任何以「大家都知道……」为首的句子,还有「常识告诉我们,……」开头的句子,请务必抱持着极大的怀疑。这些语词常常是文化价值系统的路标,他们的信念是反对性爱、以一夫一妻模式为中心,以及相互依赖(codependent)。质疑「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很困难,也令人很困惑,不过我们却发现这幺做使我们受益良多:质疑是创造一个新典範的第一步,一个或许比较适合妳的新典範。

文化价值系统往往埋藏在文学、法律与原型的极深处,也就是说,以妳的一己之力要去动摇它,可能很困难。但是了解它的第一步当然就是:辨认它。以下就列出一些非常盛行的迷思,我们听了一辈子以后,终于知道它们都不是真的,而且可能对我们的感情关係与生命造成伤害。

在人类历史中,长相厮守的一对一关係成为一种理想的典型是相当晚近的事,在灵长类之中只有人类如此。然而长相厮守的一对一关係所能给你的,即使没有那种关係,也照样能够得到。生意伙伴、深刻的牵繫、稳定的亲子关係、个人成长以及老年期的照护与陪伴问题,这些都在浪女的能力範围之内。

相信这个迷思的人可能觉得,如果他们没有与别人配成互许终身的一对,那就表示他一定有些什幺问题。好比说他宁可维持「个体户」,或发现自己一次不只爱一个,或者试过一、二次传统的感情关係,但都没有成功……他们不去质疑那个迷思,却来质疑自己:我不完整吗?我的另一半在哪里?这个迷思告诉人们,你不够好,单单是你自己的话,是不够好的。这种人通常对于伴侣生活有着不切实际的想像:完美先生、完美小姐或者完美者[3]会自动解决一切问题,填平所有鸿沟,使他们的生命变得完整。

这个迷思有一个分支,就是相信一个人如果真的恋爱了,就会自动丧失对其他人的兴趣,也就是说,如果妳对于伴侣之外的人还有性或爱的感觉,表示妳一定不是真的爱你的伴侣。这个迷思长久以来已经毁掉了许多人的快乐,但它不但错了,而且简直错得荒诞:手指上套个婚戒,并不会阻断通往生殖器的神经啊!

我们要问,如果一对一是唯一可接受的选项、爱情唯一的正确形式,那一对一真的是人们的自由选择吗?知情同意权(informed consent)的前提是能动性(agency),如果你以为你没有其他选择,那我们认为,你并不能算是有能动性。我们有很多朋友选择一对一,我们也为他们喝采。但我们社会中有多少人是有意识地做出这样的决定?

看看流行音乐歌词或经典诗集:我们用来形容浪漫爱情的字眼并不尽然都那幺让人愉快。「疯狂地爱」,「爱很痛」,「偏执」,「心碎」……这些描述的都是心理或身体的疾病。

我们文化里称之为浪漫爱的这种感觉,似乎是一个混合着肉慾与肾上腺素的大杂烩,间杂缀以不确定性、不安全感,甚至是愤怒与危险。那种脊椎上的凉意,我们认为是激情,但其实那跟一只猫面临了一个「战斗还是逃走」的情境时,背上汗毛直竖,是一样的生理现象。

这种爱可能令人战慄,可能席捲而来,有时候极有趣,但它不是唯一「真实」的爱,对一段持续的关係来说,这种爱也不必然是良好的基础。

这个迷思可以远远地追溯到伊甸园神话,而且将牵出一连串令人发疯的双重标準。有些宗教的教义说女人的性慾是邪恶又危险的,它的存在仅只是为了将男人诱入死穴。从维多利亚时代开始,人们就认为,男人无可救药地性饥渴,永远虎视眈眈;而女人则应该保持纯洁、矜持、没有性慾,以控制男人、使他们走上文明的道路:也就是说,男人是油门,女人是煞车,我们的看法是,这样很伤引擎耶。以上这些想法,对我们来说都行不通。

很多人也认为,可耻的性慾,特别是想跟很多人上床的慾望,会摧毁家庭。然而我们怀疑,恐怕为数更多的家庭是毁于通姦所导致的痛苦离婚,而非毁于有品的、妳情我愿的开放关係。

我们宁可以开放的心,倾听自己的慾望,然后再决定要怎幺做。

有句古老的谚语说,男人是为了性才进入关係的,女人则是为了建立关係才愿意有性。相信这种鬼话的结果,就是把性当作货币,用来交换财务安全感、身体安全感、社会接纳,以及其他专属津贴,限定给那些服从文化指令、成功进入一生一世伴侣关係的人。如果你相信这个迷思,你可能会认为,如果为了有趣、快感与探索而做爱──除了将两人绑死在一起以外的任何目的──就是不道德,会毁灭社会。

注释

[1] 耶洗别是圣经里诱人邪淫的人,卡萨诺瓦则以性伴侣众多闻名。

[2] 一种用以戒除上瘾习惯的心灵重建方法。

[3] 完美先生是Mr. Right,完美小姐是Ms. Right,但是在性别运动发展到一定阶段,又出现了Mx.这种称谓,读如「mix」,也是对人的敬称,但这个「人」可以是任何性别。中文还没有这样的称谓,只能勉强译为「完美者」。「者」是不受限于性别框架的,可惜「者」不是一个称谓。